当不作死的“狗医生”遇到宠它—颠覆传统宠物医疗行业生态圈!

网络上有一个流行词“不作死就不会死”,还有一个朗朗上口的英文名“No zuo no die”。今天笔者总结宠物诊疗行业的发展规律套用这句话,得出一个结论:不作死,“狗医生”就不会死。这句话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无稽之谈,更不是是危言耸听!

其实,“死”距离宠物诊疗行业的医生很近,甚至可以说跟宠物诊疗行业的从业人员息息相关!

那么如何做一个不作死的“狗医生”?

首先来说说宠物诊疗行业的发展现状吧。

中国宠物行业的兴起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随着国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国经济和社会文化的发展,也是出于对精神生活的更高需求,宠物的概念悄然在沿海城市萌芽。传统的家养“看门狗”逐渐向家庭“伴侣动物”过渡,甚至是成为了家庭成员的一份子。

宠物行业的发展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方面是宠物上游产业,包括宠物买卖出租配种以及繁殖等交易。从我国的宠物经济发展的状况来看,伴随上个世纪末养宠物人数的快速增加,上游产业前景广阔,犬舍的发展也历经个体户到联合犬舍到现在的规模网络化的犬舍。据业内人士透露,纯种宠物的配种交易费用已经占到宠物销售费用的一半。

另一方面是中游的产业,包括围绕宠物的吃穿用行等消费衍生的产业,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第一个国内宠物保护组织成立,继而玛氏在中国建立工厂,到九十年代末期,第一家全国真正意义上的宠物连锁店出现。从那时起,中国宠物行业开始细分,并逐步完善。

第三个方面就是下游的产业链,包括美容医疗寄养训练等一系列的方面,下游的产业链发展稍微滞后一些,但下游产业链因和顾客对接度高,附加值更大。在二十一世纪初开始雨后春笋般的出现,并呈竞争性的急剧发展,整个社会对宠物行业有了全新的概念和关注。到如今,估值上亿的宠物连锁医院也有好几家甚至十几家,“狗医生”和“狗大夫”也逐渐转变到“宠物医生”这个称谓上来,拟人化的宠物美容、宠物寄养、宠物训练机构开始逐步发展细分固化。

翻开宠物诊疗行业的数据材料,从宠物产业的增长速度到宠物的发展数量,再到宠物从业人员的素养提升。可以得出的结论是,宠物诊疗行业是一个朝阳行业,发展速度将特别迅猛。俗话说“男怕入错行”,看到这里,宠物诊疗从业人员可能会暗想,自己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但其实并不完全是这样的。

有过宠物医院运营管理经验的人知道,宠物医院的主要成本为房屋租赁、人员成本和运营成本。宠物医院的门店选择一般会选择繁华的商业区或者成熟的社区,租金成本因选址不一样而不同,估计会占到营业额的15%-30%,人员成本一般占10%-30%,运营成本包括固定资产成本、运作成本和材料损耗成本。要想在众多成本中,赚取到利润,是每个宠物医院运营者不得不头疼的问题。

而宠物医院的顾客有什么样的特点呢?首先是对宠物诊疗的不信任,和人医诊疗一样顾客往往是持怀疑态度的,医患信息的不对称产生的医患矛盾是困扰每一个宠物诊疗从业人员的首要问题;其次,是顾客的消费黏性不容易培养,和其他行业的门店顾客不一样,宠物门店顾客要求的体验度高,并且体验的来源是多方面的,任何一方面的出入都能导致顾客放弃这家宠物医院;再就是宠物医院的人员管理问题,客户体验度和宠物医院人员的经验累积相关性强,加上宠物行业薪酬福利不规范,各地差异较大,导致人员变动较大,而服务人员的变动的直接结果就是顾客的体验没有保障。

那么宠物诊疗行业的发展现状又是什么样子的呢?国内传统的宠物诊疗行业分布主要分为几大板块:第一块是区域性的连锁民营宠物诊疗管理公司,占到宠物诊疗行业产业比重的一大块;第二块是以高校为依托的教学医院及其附属的影子宠物诊所,是带动宠物诊疗行业发展的主力军;第三块是特色的专科医院和外资医院,特点是顾客的黏性强,流动性小;第四块是自营的夫妻店和个体普诊店,规模小盈利小,占到了宠物医院的绝大多数。宠物行业的城市发展也由一线城市,逐步发展,现在慢慢过渡,由一线渗透到二线城市,未来再到三线城市,最终随着经济的发展,将覆盖到全国所有的城镇。有一点值得关注,很多行业内的优秀企业完成这个过程发展到上亿的产值花掉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

不得不说,当好一名“狗医生”,做好宠物医院的运营管理真心不容易!

值得一提的是,笔者最近有关注到,近几年来宠物行业的高速发展促使了资本市场的进入,更引起了互联网投资领域的高度关注。先说说宠物社区+O2O的互联网概念平台,某公司的创始人先后在众多互联网行业中担任中高层职位,因为爱犬不幸去世进而组建团队搭建宠物平台,对外宣称整合了41家城市的10000家宠物公司,资本市场的力量真可谓是大手笔,整合速度之快简直令人惊叹;再联想到另一家宠物平台创始人因给狗狗洗澡弄得全身是毛为狗狗洗澡而苦恼,进而创建上门美容洗澡App,听说现在已经在做宠物医疗上门服务;再说说近几年猛然冒出来的瑞普,做兽药出身,目前正大力投资收购宠物医院,已整合了全国各地20多家宠物医院,组建瑞派宠物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类似的行业外整合行业内资源,搭建行业平台,真是各有高招,百花齐放!

但是这朵开放的花对于笔者这个“狗大夫”来说,意味可不仅仅是一朵鲜花!

互联网的平台是什么?其实,当笔者初次看到互联网资本入驻到宠物这个行业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联想到现有的互联网大平台。可不可以搭建一个淘宠,推掉所有的线下实体宠物店经营,让所有的线下宠物店都上淘宠,继而收取虚拟店面费,设立宠小二,完成服务之后进行点评,可以给好评也可以给差评;我又想到可不可以搭建一个59宠城,整合所有的宠物医院的资源,让客户在59宠城寻找合适的宠物医院,入驻的宠物医院收取入驻费和广告费;又可不可以搭建一个宠东,所有的宠物实体店都可以在宠东上面开设店铺,这听起来似乎很美好!

如果您所在的宠物医院加入了淘宠或者是59宠城,这个有问题吗?

有些宠物医生可能会说,这个和我没关系,我只钻研我的技术,才不管上面的平台问题。就这个,笔者采访了一些宠物医疗从业者,很大一部分选择了肯定,也就是说是存在问题的。他们具体的缘由,打个比方,如果我们所在的宠物医院入驻了淘宠或者59宠城,我们就好比是入驻店铺的附属“工人”,投资方就好比是郭正义。投资方投资的时候一片大好,平台快速发展,大量医院流量入驻。等到投资者一撤资,平台为了保住行业估值地位,必定利用其宠物大流量的话语权,让行业底层的附属“工人”来填补所缺失的撤资空白。那个时候,行业的红利都被投资方搜刮走,我们就真成了一个作死的“狗大夫”了,“顾客”和“技术”任何一方都挽救不了!

笔者参加了12月4日在深圳会展中心举办的宠物展,其中有一个名叫“宠它”的手机应用软件颠覆了笔者对于宠物互联网产业发展的看法。仔细探究一下,除了推广现场赠送很多的礼品,人气爆棚之外,更吸引笔者的是“宠它”的行业理念和推广人员的专业认真的态度。

据调查,现场推广人员中87.5%都是来自入驻“宠它”的宠物医疗人员,包括很多宠物医生。现场一位来自友邦保险的推销员向笔者提到,“宠它”推广团队这种认真负责的态度,甚至超过了专业的销售推广团队。他们放弃了多年来养成的守在诊室等病例上门的习惯,转身就开始拥抱互联网,跑到了移动宠物医疗行业的最前沿战斗,这个转变非常不可思议!

笔者也饶有兴趣的对“宠它”手机应用进行了调查,从应用介绍里面可以看到,“宠它”是一款以宠物医疗咨询为核心的手机应用工具,类似移动打车的Uber。宠主只要点击一键呼叫,就可以找到附近的宠物医生,接受免费咨询服务;对于医生,只要借助“宠它”这个工具,就可以在诊疗空闲时间完成对宠主的咨询服务。这就相当于把顾客和医生直接链接了起来,增加了顾客和医生的有效互动性。

Android用户扫描以下二维码:

笔者个人认为,宠物互联网资本的运作目的是多样性的:有一些是搭建平台,把医院医生和用户严格分开,并“圈”起来作为他们的流量,甚至不惜设置壁垒,最终利用这个流量有目的性的创造一种“它经济”;也有一些是创造工具,从而增加宠主和医生互动的便利性的;更有一些是投资宠物实业的,发展宠物直接或附加经济。

互联网资本的到来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只能拥抱它,忽视甚至躲避都不是好的办法,不作死也就不会死!

至于这些宠物移动应用软件的未来,让我们拭目以待!

搜索您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