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圆点:看澳大利亚土著艺术家如何打破陈规

点画在数十年间一直主导着澳大利亚的土著艺术市场,然而一场转变正在发生,更广阔的艺术世界开始被人注意。悉尼大学艺术学院前不久落下帷幕的展览“点、点、点……”就围绕了这一话题,试图探讨帕普尼亚绘画中圆点元素的运用,以及为何如此多的土著及非土著艺术家都十分喜欢在他们的作品中运用圆点。

超越圆点:看澳大利亚土著艺术家如何打破陈规

乔恩·卡塔潘:十年的位置 (2017),藏于多米尼克·梅尔施画廊。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点画一直是澳大利亚土著艺术的同义词。第一幅点画出现在20世纪70年代初的北部帕普尼亚地区,当时美术老师杰弗里·巴顿(Geoffrey Bardon)正鼓励他的土著学生们在学校的墙面上进行壁画创作。

不过在那之前,圆圈和点的元素就已经以人体绘画或地面纹样的形式出现在某些仪式上了。帕普尼亚人运用这些圆点元素来描绘他们的故事、庆典以及仪式,最早画在墙壁上,之后则在画布和画板上创作。

悉尼大学艺术学院刚刚落下帷幕的展览“点、点、点……”就围绕了这一话题,试图探讨帕普尼亚绘画中圆点元素的运用,以及为何如此多的土著及非土著艺术家都十分喜欢在他们的作品中运用圆点。

展览负责人珍妮·埃文斯(Janelle Evans)——悉尼大学讲师、悉尼大学Wingara Mura计划成员、达鲁格土著艺术家在接受《卫报》记者采访时透露,2006年,她采访澳大利亚艺术家、政治活动家理查德·贝尔(Richard Bell)时,就有了举办这次展览的想法,“他谈到澳大利亚土著艺术似乎是被当下的全球艺术市场所建构起来的,才画才是土著艺术,而不画点画的人则被市场拒之门外。”

点画的泛滥使得其他不同领域的土著艺术家很难吸引国际艺术市场的兴趣,与此同时,市场上则充斥着各种批量生产的廉价劣质产品,例如海外生产的茶巾就被作为纪念品卖给游客。

超越圆点:看澳大利亚土著艺术家如何打破陈规

珍妮·埃文斯:野花 (2017),藏于悉尼大学艺术学院。

甚至高端时尚行业也因为盗用了澳洲土著和手工艺品元素而遭到攻击。最近,法国时尚品牌香奈儿就因为大量生产了售价2000美元的回旋镖受到猛烈的批评。

珍妮·埃文斯说:“香奈儿的回旋镖就是另一种形式的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产物。旅游市场也正在做同样的事情,海外生产商未经许可就盗用了土著元素进行艺术品生产。”

超越圆点:看澳大利亚土著艺术家如何打破陈规

奢侈品牌香奈儿的“回旋镖”

在这种情况下,原住民几乎拿不到被盗用的手工艺品的任何利润,从而形成了贫穷和盗用的恶性循环。

昆士兰州议员鲍勃·凯特(Bob Katter)已经开始着手处理这个情况,他在议会召开之前提出了一项法案,试图修正消费者法律,以确保土著艺术和手工艺品的利润可以回到原住民手中。

超越圆点:看澳大利亚土著艺术家如何打破陈规

阿尔梅勒·斯万:The Year Dot (2017),藏于悉尼大学艺术学院。

凯特在5月告诉美国ABC新闻,他的团队成员近期参观了凯恩斯的纪念品市场并发现,实际上80%到95%声称是本土手工制作的纪念品都是批量生产和海外进口的,澳大利亚的原住民几乎拿不回任何利润。

传统业主和土著艺术家在上月的凯恩斯土著艺术博览会上发表了演讲,希望总理能够保证本土艺术品市场的行业道德规范。这套规范将被写进消费者法律,并且确保艺术家们能够得到其作品和设计所得的收益。

埃文斯说:“近十年来,刻板的点画印象已经开始发生了转变,有一股力量推动了城市艺术家和土著艺术家被市场普遍接受,艺术市场对于本土艺术的理解已经有所扩展,囊括了许多不同领域的城市艺术家。”

多媒体和摄影业正在越来越引人注目。去年,维多利亚国家画廊举办了主题为“谁在害怕色彩”的大型展览,聚焦澳大利亚女性土著的作品。展览作品并不限于点画,还包括了彩绘滑板及用废弃金属制作的网兜之类的非传统作品。

不过,如果非土著艺术家使用了圆点的元素呢?或许这可以被看做是一种艺术剽窃,不过埃文斯认为也并非一刀切。

超越圆点:看澳大利亚土著艺术家如何打破陈规

布朗温·班克罗夫特:时间流逝(2012),藏于悉尼大学艺术学院。

“非土著艺术家当然可以在不剽窃的情况使用圆点元素,圆点可以创造出一整个世界呢。艺术家们可以在他们的作品中借鉴和参考其他人的作品,但当你抄袭别人的风格时,这就成了剽窃,你需要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埃文斯说道。

“点、点、点……”展出了十位艺术家的作品,包括摄影、绘画、雕塑、视频以及平面媒体,“每一位艺术家都以圆点作为起点,反映出他们自己的个性与信仰。”

这些艺术家对于圆点的理解超越了澳大利亚中西部沙漠地区艺术家的风格,埃文斯说:“他们的作品皆为原创。”

“剽窃是殖民的另一种形式,”埃文斯说道:“你正在挪用从人们身上得到的一切东西。土地被占用,语言被取代,孩子被带走,剩下的就是艺术。”

“点、点、点……”已于2017年7月29日前在悉尼大学艺术学院画廊闭幕。

搜索您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