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波尔多 古典与现代的优雅融合


在波尔多(Bordeaux),传承数代、历经百年沉浮的葡萄酒世家俯拾皆是,这一闻名遐迩的葡萄酒产区素以厚重的历史积淀见长。双耳细颈陶罐(Amphorae)就是悠悠岁月的缩影之一,这种细长陶制容器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已问世,于古罗马帝国时期大量用于储存葡萄酒,直至今日,一些酿酒师仍在使用。手工橡木桶的制作同样具有浓重的历史气息,技术纯熟的工匠今天使用的,还是几百年前先辈传下来的同一份图纸。

图片来源:Grape Collective

图片来源:Grape Collective


然而,波尔多的魅力绝不仅源自其古老的品格,与沿袭数世纪的悠久传统并行的,还有与时俱进的先进技术。我们都知道,葡萄酒与温度的关系十分微妙:温度不够,葡萄酒就无法顺利发酵;而温度如果过高,即便只高出一两度,都会对葡萄酒的品质造成毁灭性的影响。正因如此,一些波尔多酒庄引入了前沿的温度控制系统,采用声学密度测定技术(Sono-densitometry),能够实时追踪葡萄酒液在分子层面的变化。得益于这项技术,酒庄可以将温度控制在极精确的范围内,从而预防温度变化影响酒质。

图片来源:Luxe Adventure Traveler

图片来源:Luxe Adventure Traveler


经过数百年的家族传承,波尔多早已发展出成熟的葡萄种植技术。但你大概不知道的是,即便葡萄园完全遵循生物动力法、采用传统葡萄种植手段,现代技术的踪影依然有迹可循。何以?这还得从葡萄酒行业遭遇过的头号杀手——葡萄根瘤蚜(Phylloxera)虫害说起。在整个19世纪,大量植物由美国运往欧洲,包括葡萄树。大温室里种植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奇花异草是当时富裕家庭的时髦象征,但没有人预料到,这些植物携带的一种小小蚜虫将给欧洲的葡萄种植者带来怎样灾难性的后果。

葡萄根瘤蚜虫长度不足1毫米,肉眼难以察觉。它以葡萄树根为食,汲取根上的汁液,病菌通过根瘤蚜咬噬的伤口侵染根系,使葡萄树衰弱,最终死亡。葡萄根瘤蚜病传播迅速,到19世纪末,欧洲大部分地区都受到侵袭。全欧洲的酒庄用尽一切手段,甚至不惜烧毁家族传承的古老葡萄园,企图阻止这种疾病的蔓延。这场长达20年的葡萄瘟疫使得超过70%的法国葡萄藤死于根瘤蚜病,成千上万以葡萄园谋生的家族彻底崩溃。幸运的是,研究人员终于找到了解决办法——将欧亚葡萄的枝条嫁接在对根瘤蚜虫具有抗性的美洲葡萄树(American vines)根部上,此后几乎所有葡萄园内种植的葡萄树都经过了这种嫁接处理。所以说,当今波尔多的每株葡萄树都是现代科技的果实。

白马酒庄酿酒厂(图片来源:Design Shell)

白马酒庄酿酒厂(图片来源:Design Shell)


漫步波尔多,你还会发现,这里除了绿荫掩映下的典雅古堡之外,也不乏兼具古典美与现代感的建筑。波尔多酒庄正纷纷大胆拥抱前沿设计,不同于印象中整齐排列着蒙尘橡木桶的昏黄地下室,这些现代化的酒窖与品鉴室,即使出现在科幻电影中也毫无违和感,令人恍若置身硅谷(Silicon Valley)园区。

斗转星移,一脉相承的传统仍在延续,但伴随时间永远向前的步伐,波尔多产区也在不断从日新月异的科技和艺术发展中汲取养分,从而酿造出经典如一的优质佳酿。若你脑海中的波尔多还是一位肃穆守旧的老绅士,不妨更新一下这一固有印象吧。

搜索您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