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日本庭院美 你真的看懂了吗?

窗,不仅仅是建筑的光线入口,还是传达信息的重要工具。窗口的形态具有丰富的意味,读懂窗口,就可以读懂窗后的很多秘密。日本寺院的窗牖有众多形态,但是最具有佛家相的是钟形。钟形的窗口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这种窗户的形态在日本被称为“花头窗”,或是“火头窗”。据天沼俊一博士考证,这种钟形窗户的设计始于镰仓时代,也就是禅宗刚刚进入日本的时期。最初的窗户也被当作灯台使用,只是灯台一面开口,而另一面被墙挡住,窗口的拱顶用以避免火烛。后来,灯台被前后打通,就成了窗口。

镰仓时代,中国的禅宗进入东瀛,建筑设计大多采用中国佛教建筑的规范。现存的镰仓时代建筑——圆觉寺舍利殿和丹波的广济寺就是典型的中国寺院风格,只是四方形的窗户形态更加简洁,唯独顶端的横梁被稍作装饰,犹如莲花形态,这种来自中国的窗户式样也叫“唐式窗口”。到了江户时代,窗户开始更趋唯美,曲线更加纯熟柔滑,外形如座钟或如莲花花瓣,在宗教上都有意味可言。

红桥

在京都的寺院中,有桥的庭院有很大的看点。就算是那些连水都没有的寺院,也许都会有装饰性的石桥,桥上有苔,显然不是供人行走,而是为了观赏的。桥在日本庭院中是颇富禅意的景观,象征着此岸与彼岸的连接。经常看到的木桥多为红色,也就是枫色。日本皇家寺院和神社对橙红色情有独钟。庭院里,春花与秋叶营造了多彩的景观,而夏季大概是一个颇为枯燥的季节,所以,枫叶般的红桥在一片苍翠中可谓画龙点睛,即使到了冬季的雪后,红桥白雪,想想都知道有多美。

除了追求视觉上的唯美,红色或许还有避邪的作用。日本使用红色系历史悠久,据说朱红色具有驱邪和保护功能,这在京都的古老建筑上到处可见,而颜料中的微量矿物质如硫化汞,依赖它就会产生这样的色彩。不知道日本是不是在自己的文化中将宋徽宗的“万绿丛中一点红”实践在寺院的桥上,宋朝的禅意在这里展现得淋漓尽致。这样美丽的桥,在中国并不是没有过,中国最早的一幅山水画中——隋初画家展子虔的《游春图》里就有一座红桥。

茶亭

大德寺的早晨很安静,寺院的游客中心有个简朴的开放房间。清晨,寺院义工们还未到岗,而这里已经有热茶了,茶杯却是一种极其便宜的纸杯,这和讲究的日本茶道来说,似乎太不般配了。茶在日本有“不是茶”之说,林间的鸟鸣和悠悠的晨钟,让静坐者不得不想起大德寺有一个对日本茶艺至关重要的人物——茶圣千利休。历史上,日本的茶师都精通禅学,他们超脱、单纯、 清冷、自然,与佛教一脉相通。曾经,称霸一时的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也拜千利休为茶道教师。

千利休的茶道影响了日本庭院的方方面面,京都的寺院中大多有茶室(也称“数寄屋”),有些茶室甚至比寺庙还有名。这个既小又简陋的屋子像是给佣人栖身而用,或是存放打扫卫生器具的储物间,最多只能容纳5人,但这个既不完美又不舒服的小屋却孕育着日本茶文化的精髓。在一些寺院的室内,会有一个小小的隔间,毫无装饰可言,唯一令人愉悦的大概就是门洞上面的拱形弧度。如果打开窗户,当你看到满庭的白沙和青苔,你可以忘却茶味,忽略狭小。

青苔

京都很忙,人海如潮。想看到真正清净的寺院,梅雨季节大概是最好的时候,这也恰恰是赏苔时节。西芳寺的青苔非常有名,但是越来越难拜见了。苔院和白沙一样是日本庭院的重要元素,并且是活着的微观造景。京都临山,雨水丰沛,古寺里老树参天,地面的阳光并不充沛,草很难长好,因此寺院里遍地青苔,加上四季的庭院需要装饰,青苔就成了铺设在寺院庭前的活地毯。然而任何人都不能踏上去,在自然的造物面前,人类可以更谦逊地面对眼前这细微却顽强的小植物。

京都著名的苔院很多,古老寺院中大多都有苔庭,特别是在北庭的背阴处,和南庭的白沙遥遥相对。即使是在枯山水中,石块模拟的须弥山,象征着生命繁茂永生的一面,都是用石上的青苔来演绎的。日本人对青苔的认识不仅来自传统造园中的应用,也是一种对自然的情感寄托。在动画大师宫崎骏的作品中,很多象征着万物初始的单纯和生命力都是在青苔的形态里获得灵感的。千院的往生极乐院是一个听经的好地方,佛堂前,庭院青苔中的小地藏也是一个大看点,时光为这些小地藏的身上铺满了青苔,如果你不仔细寻找,可能会错过很多精彩。

白沙

如果是在中国,僧人若想闭关禅修,可以选择隐居山林,逃离到杳无人烟的悬崖之上、洞穴之中闭关、打坐。然而,在国土面积狭小的日本,僧人没有荒山、世外可以逃离,只好在庭院中建起了微缩景观,面对虚拟的“山水”与“大海”,依然可以观修。这就是枯山水的造 园之术,它正如日本庭院的抽象画。京都的龙安寺、东福寺、金刚峰寺、瑞峰院、高台寺、建仁寺都有独特且优美的枯山水作品,白沙在枯山水中具有重要的意义,因为日本寺院的屋檐巨大,建筑纵深处光照有限,因此白沙成为最好的反光材料。在建筑周边铺设白沙,便可以让房间获得更多光亮。

方丈

在日本,庭院和方丈相连,这里讲的方丈不是职位,而是僧人的居所。方丈前的南庭是欣赏庭院最精彩的部分,可站,可坐,可远,可近,就像是面对须弥山那样,控制与梦想的距离,完全可以掌握在这个叫做“障子”的木制拉门上。 作为日本建筑的重要部分,拉门具有独特的功能。拉门上敷白纸,在阳光明媚的时候,就如同滤镜一般。经白纸过滤的阳光,洒落在宽松的榻榻米上,有如温柔冷清的光幕,游离在外面的明媚和室内的柔和之间。

平安时代,拉门是按照中国的设计制作的,在木格子上粘贴宣纸。从镰仓时代开始,日本人将绘画和障子结合,并且逐渐成为分割内部空间的屏风,后来,寺院屏风上的很多优秀画作演变成为日本国宝。当从室内向着庭院观望的时候,因为障子的作用,呈现出来的院落景观和比例使得那些并不庞大的方丈建筑显得相当宽阔,无论是四门大开,还是只留下一条缝隙,都为屋外景色的呈现提供了令人玩味的禅意。

日本的寺院礼仪:

在寺庙的入口附近,常会设立一口净身泉,拿一个准备好的杓子,装满清水并洗净双手。然后弄点水到另一只手上的杯子里,洗漱口腔,将漱口水吐到泉水外。参观者不应直接用杓子将水喝进口腔,也不能将水喝下。少数游客会跳过漱口或整个净化仪式。  

进入寺庙前请观察一下是否需要在寺庙入口处换鞋,寺院往往会在入口处提供鞋子。进入屋舍前,需将鞋子脱下摆好,放在榻榻米的回廊下。  

尽管庭院中有很多精致的角落,但可供行走的路径被严格限定在一个区域内,有青苔、白沙、绿植的区域往往是不可以踏入的。 

搜索您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