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爆款文的主角 但我成了独一无二的自己

几年前,青春片大火。

从《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开始,这股追忆青春的热情,就像龙卷风一样,席卷了大城小镇两亿人的心。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是一半时间刷抖音,一半时间吃鸡打王者,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嘛?

不是。

是有着我们看不懂的二次元扮相,还在快手上表现出早熟倾向,十几岁的中学生吗?

不是。

是一面在互联网上吐槽着每一部青春片,一面在电影散场之后,坐在马路牙子上,打开网易云音乐,听一首十多年前最喜欢的歌,那群拽着20岁尾巴,30岁压线的人。

可电影里没有我们的青春。

我们也没能像《左耳》里的黎吧啦一样,站在屋顶上,冲过放学的人潮,向那个自己“喜欢”的人表白;

青春也没能像《小时代》里一样,和自己的好朋友开着香槟,在雪中的沙发上疯狂;

我们的青春,也没能像《致青春》里一样,在去看乐队演唱会的路上,因为车祸而戛然而止。

《左耳》

《左耳》

事实上,我们大多数人就那么毫无征兆的,长大了。没有成为我们最想成为的人,也没能成为我们最厌恶的人。

大多数人最终没能活成一座城市的图鉴,甚至没当过一次爆款文的主角。

我们转发着十万加,好像这个事情真的是我们的生活,其实那里面的字句和照片,不过是被我们在大脑中加工过无数次之后的结果。

可我心里总有一团火,它不断的燃起:微弱、强烈、微弱、强烈,有时候只能看到依稀的微光,可它从未熄灭,一次都没有。

微光

微光

有一个女生,她30岁,在一家企业做高管,几乎每天加班到11点以后,忙的时候,攒了一天的微信,一条也顾不上回。

她说,她从来也没因为工作哭过,无论是刚毕业时对一切都毫无把握的自己,还是迈向中年,感到职场和家庭双方压力的自己。

她说,不就是工作吗,我干活,老板给钱,我要做到对得起这份钱,有什么可哭的。

“我从不自怜。”

有一个男生,他28岁,曾经的发小都奔赴大城市,他在这个小城中过的安稳而平静,未婚妻做老师,温柔得体。

可每次当他路过路口的乐器行,总是忍不住想起大学时组过的乐队。这座城市没有他的梦想,可他没能实现梦想,却不是这座城市的错。

“也不是任何人的错。”

有一个女生,27岁,在电影公司做宣传,写稿排版拍照修图后期剪辑样样精通,朋友圈里的图片老是出现和明星的合影,娱乐圈的八卦总是第一个知道。

可她却未曾在任何一个聚会上真正的放松一下,总是睁着充满血丝的眼睛,一边编辑完长长的微信,一边沮丧的趴在桌上说

“好想谈恋爱啊……”

有一个男生,32岁,父母不断地在家庭群里催他回家娶妻生子,银行卡上有12万的存款,在这个大城市约等于零。买不起房,摇不上号。

微信上有文章写《600万的距离》,他跟着一起操心,想着如果抽到了自住房,未来的孩子会怎么看待自己的生活。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抽到,抽到了,父母会不会资助。而最根本的,是他能不能留在这里。

“好想留下啊,可是好累啊。”

他们见过这个城市的凌晨三点,也曾站在火锅店前看着别人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而自己却形只影单,

他们遇到过把方案摔在地上的老板,也经历着“越长大越孤单,越长大越不安”的现实。

成长

成长

可是,无论是爆款文还是图鉴,都只不过是深夜滑动手机时,一个不知该如何评论的转发,一句说不出口的话,一滴努力停在眼眶里的倔强眼泪。

待天明,一切照常。

没有在公司门口等着我们求婚的男朋友,没有不求回报一心守候的偶像剧男二号,没有熬不过去的苦,也没有能回味许久的甜。

小时候,看《大闹天宫》,喜欢孙悟空的肆意自由;看《雪孩子》,喜欢它的善良和勇敢;看《哪吒闹海》,喜欢那颗正义而不顾一切的心。

我们终究没有活成那样,可我们也不差。


会在夏天到来的时候,给路边流浪的小狗倒一碗水;会在地铁里,给一个看起来疲惫不堪的姑娘让座;会帮拿着几大袋外卖的送餐员扶门,会跟树上的小鸟微笑,会默默地和这个城市说一声早安。

我们的焦虑和难过,在很多人眼中不值一提,可又长久的盘旋在内心,无法消解。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这样平凡的我们也总是在细枝末节的快乐里生活呀。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快递和抖音。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吃鸡和王者。

我们会因为看了《奇葩说》而笑整整三十分钟,

会因为六一儿童节收到了好朋友买的冰淇淋 而笑的像个孩子。

会因为在小程序测试出只有16岁而忍不住发个朋友圈得意,

真实的生活就是这样,大多数人活不成电视剧,可一样会烦恼,大多数人活不成偶像剧,可一样会幸福。

搜索您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