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晨:不考虑当导演 机械化IP购买太被动


姚晨

姚晨


新浪娱乐讯 日前,姚晨被邀担任第23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评委会评委,14日,小浪和姚晨进行了一场关于影视行业的深度访谈。

作为北京电影学院出身的姚晨,在字里行间中坦露了对电影的热忱,但从电视圈出名的她表示自己也从未打算逃离电视圈。她也坦言比起拍摄电影拍摄,电视剧实在更为辛苦,几个月拍摄几千场戏的高负荷运作使她每次拍完都要用自己的方式进行充电。

面对如今有不少演员尝试跨界当导演,被问及是否有这方面打算,姚晨断然否定了,在她的自我认知看来,术业有专攻,自己对于导演这一行实在接触不深。虽然一直有人试图邀请她当个“挂名”导演,但她本人坦率而言对于这个头衔没什么欲望。

IP热以及有剧集拍摄方式革新一直是个值得探讨的话题,姚晨也透露了自己的观点:IP热?那是原创力不够。国外优秀电影也是改编源自于小说,由于文学基础扎实,拍出来自然有内涵,而如今中国影视圈太过于被动等待IP,她也表达了希望行业重燃创作力的期望。

对于中国电视剧是否可以跟随美剧模式改编,姚晨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国内外市场不同,国外也许可以拍出超一流的剧集,但因为制作经费等等原因国内有可能做不到。

行业缺乏原创力 机械化IP购买太被动

新浪娱乐:先前拍过由人气小说《鬼吹灯》改编的陆川版《九层妖塔》,对于近年来IP改编剧有什么看法?

姚晨:其实所谓IP就是原创,原创力。由于我们的原创力匮乏,所以这个IP的类型就变得还是有所局限,大部分来自网络文学。其实比如国外的电影比如《少年派》,也是属于IP, 有非常扎实的文学基础, 文学基础越扎实的小说改编出来的电影剧作越容易,含金量越高,这是我个人的感受。我现在确实觉得我们行业大家都太被动在等待IP了,机械地认为人家买了我也去买,没有人想着自己做原创。原创力现在是下滑得厉害,我们的制作经费啊什么各方面已经提升了,但我们的内容越来越匮乏,大家都不愿意动脑子,但又很着急,想快点变现,所以就没有人静下心去体验生活,采集素材,然后再来做原创,已经很少有人做这件事情了。

这个现象我觉得随着行业发展应该在慢慢地调整回来,希望这些热情也能降降温,然后圈钱的人也能少一点,让搞创作的人能够回归到搞创作的状态中去,我觉得这很重要。

从未逃离电视圈 拍戏杀青后需充电

新浪娱乐:平日追剧更喜欢哪种类型题材的剧作?比如说历史剧,科幻剧,悬疑剧啊等等

姚晨:我其实都看,不挑食,干我们这行人看剧通常不会因为类型而去选择,其实好剧不会受到题材的影响。就像《潜伏》,谁会想到一谍战剧会火成那样?。其实大家缺的不是对类型的选择,缺的是我们在拍一部片子时的意识的更新。

新浪娱乐:是不是指的就是创作?

姚晨:不是,比如拿表演来说,刚开始有电影诞生的时候,无声电影,人们的表演是什么样子的,然后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表演又发生了变化,那时候是很浮夸的。历史上伟大的表演我们会看的时候会觉得没法接受的,因为它会和当时人们的行为举止,情感表达方式都有关。到这个时代的时候人们又会发生了很多样的变化。这个时候影视剧里的人的意识也会随之发生变化,这是从表演方面来说。当然从导演部,美术部门,摄影部门,这些部门的观念也是需要更新的,而不是说在某个时期取得某个成就的时候说,OK,以后我就照这个标准去拍戏,是会过时的。你只有不断去吸收新鲜的东西,你才能及时去更新拍摄的意识。所有的题材不管你怎么拍,别人都会觉得这个片子他的审美是跟当下是匹配的。我觉得这个恰恰是现在最重要的,而不是类型题材的选择,题材都可以拍。

新浪娱乐:近期有很多艺人回归电视圈拍剧,您是否也有此打算?

姚晨:我也没有逃离过这个圈,因为我本来就是拍电视剧出来的,也没必要过河拆桥。我是电影学院毕业的,所以就是对电影还是有自己的执念,就是希望能有一个好的电影代表作,而电影也给演员时间和创作空间让你去慢慢雕刻你的角色。电影呢也是几个月,电视剧呢上千场戏也是那几个月需要你拍完,我拍《离婚律师》的时候真的我觉得我上厕所时间都没有。你想你连上厕所时候都没有,你想你如何在每一场戏上都能够那样的集中注意力去完成,把它做到最好,但你又想把它做到最好,那你就得透支你的精力去拍摄一部剧。所以这个对人的消耗是非常非常大的,而且我认为演员拍完一部戏是需要充电的。否则的话,很容易就会人就没有能量了,也没有积累。

新浪娱乐:刚刚说的充电我不知道是指哪些范围的?因为有些艺人充电会选择出国留学什么的,或者去对于某方面比如导演啊,进行进修,还有就是去放个假陪陪家人。我不知道你说的充电是倾向于哪个方面的?

姚晨:我觉得大家都有自己的方式在充电,我觉得生活的充电是很有必要的,因为适当的休息可以让你有特别好的状态精力去面对工作。演员嘛,要把你最好的一面呈现给你的观众。当你没觉睡,饭也吃不饱的时候,而且现在都是高清镜头,呈现出来的样子人家也不看你的戏了,对吧?这个首先是非常必要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所以作为演员这个身体的自我管理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然后你说的上课啊留学啊这个我觉得就是大家各自的选择。对于我来讲大量看片看书也是一种充电,有的同行愿意去开拓别的领域,学习新的东西也是很好的事情。比如我为了准备拍一部戏一部全新的电影,我要从头开始学职业拳击,这也是一种充电。不管这个戏拍不拍,这个东西也是长在我身上的,让我从身理到心理对自己又进行了新的梳理,这就是一种充电。

新浪娱乐:又变成一种新技能

姚晨:对对对是呀,出去以后看谁敢惹我哈哈哈!

不考虑当导演 国内影视在争论中进步

新浪娱乐:刚刚你说是电影学院毕业的,也想在电影上有个代表作,那不知道这个代表作是以演员的身份还是以导演的身份?

姚晨:我不会当导演的,这个我自认我在导演这个职业上我还是不太懂的,虽然我们在拍一部戏的时候这些部门是紧密合作的,但是术业有专攻,任何一个部门都是需要系统的学习,有了充分的经验积累以后才可以把它做好,当然我也可以去挂个名,也有人想让我去当导演,但我确实没有这部分的强烈欲望。

新浪娱乐:还是想把最专业的一面体现出来?

姚晨:我觉得我自己的专业都够我琢磨和研究很久,但是我确实也在尝试自己想做的项目,但是不会去改变创作部门这一块,就是创作部门这一块我不会跳岗。

新浪娱乐:此前姚晨曾担任第17届台北电影节评委,此次担任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电视剧单元评委,一个是电影一个是电视,面对这两次担任行内专业评审的工作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姚晨:我觉得我挺荣幸的,台北电影节可以被称为台湾金马奖的风向标,也是专业技术含量特别高的一个奖项,白玉兰奖也是在业内口碑中含金量很高的奖项。我觉得能够参与到两个含金量很高的奖项中去,本身也是对我的一种认可,反正在参与过程中你自己也是一种学习。台北电影节呢,我自己对于他们当地那种电影氛围也是深受触动,无论是电影还是观众,我觉得他们像是一个整体,他们非常融合,可能也因为地方比较小,他们那种感觉是聚气的。

而参与电视剧的评审从审片上来说就很不一样。台北电影节是把我们那一星期都关在电影院里看电影,从早看到下午,真的眼睛都快瞎了。动画片纪录片还有各个短片都看。那电视剧呢我们只需要看国产的电视剧,海外的不参与,但是每一部片都长达五六集,有的八十集,做评委也是不容易哒。看的这个过程,我自己还是很兴奋的,因为你看到了同行们的进步。原来你想你有一段日子没看国产电视剧发现大家又进步了,觉得我也得努力啊,努力跟上啊,这对我个人是一种激励,看的过程也是一种学习。

从昨天来到这里,到今天跟评委会主席毛卫宁[微博]导演,姚晓峰导演,钟汉良[微博],包括跟上海白玉兰评委会的人,大家在一起讨论事情的时候发现大家对待艺术本身的态度都都是叫人很欣慰的,因为你的身份也在转变,比如我去年就是个入围者,今年是个评委,那明年又可能是个参赛者。看到他们对待作品的态度,你就会觉得在这个环境中有安全感,会觉得我们那行业尽管很多时候会受到这样那样的争论和批评,大家要求也很高嘛。互联网时代我们会看到国外很好的片子,其实我们在创作中也会有这样那样的感叹,但我们依然还是在不抛弃不放弃的往前走,这种时候你看到他们也会觉得有信心。

新浪娱乐:美剧拥有“试播”与“季播”模式,在这样的模式下可以凭借收视率的高低和观众的喜好来进行拍摄计划的调整,你认为中国电视剧可以借鉴这样的模式吗?

姚晨:这个问题我觉得毛卫宁导演,他们从开始创作就参与的这些人他们会解释的更专业,我觉得这有可能是未来的一个趋势,但中国的市场跟国外还是会有些不一样,它毕竟市场太大了,众口难调,也需要产业的规范化,因为现在做影视的太多了,像雨后春笋一样大大小小都在生长,专业不专业都在做,但在美国可能,能做剧的够资格做的也能那几家,数的过来。他们现在有一个趋势,超级网剧嘛,毛卫宁导演也提到过,大家这个观看的习惯慢慢会从大荧幕到小荧幕,到更小的荧幕,习惯在改变,这是互联网时代带来的一种改变。所以在我看来超级网剧可能是一个未来。他们的制作水准已经是非常非常高的,跟电影大片比起来只有一点差距,跟我们的一些电影比起来那甚至是是远远超过了,所以这是不一样的。但是这个差距问题,里头也有制作经费呀各方面问题在里头。

我听毛导说,这次一个国外的评委做了个项目,看了他新片的片花后来问了制作经费以后特别吃惊,啊,这么点钱能做成这样了?在我们那儿是不可想象的。但大家觉得这部经费在我们国产电视剧里已经是很高的了。所以说尽管我们一直都在各种口水当中,批评也好争论也好,我们行业的创作者们依然在不抛弃不放弃的向前走,还是希望能够做出好作品,我觉得这个劲儿是对的。(奋斗乌托邦/文 宫德辉/摄影)

搜索您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