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形变5接踵上映 有才网友恶搞异形大战变形金刚

海报

海报

剧照

剧照

新浪娱乐讯 今日,由二十世纪福斯出品的科幻太空惊悚巨制《异形:契约》进入上映第7天,将受到《变形金刚5:最后的骑士》的正面迎战。有粉丝饭制“异形大战变形金刚”的短视频,视频中异形与变形金刚正面交锋、战斗场面相当强悍劲爆、胜负难分。

《异形:契约》自6月16日开画以来,口碑表现不俗,深受影迷的喜爱和追捧,在猫眼专业评分8.0、豆瓣评分7.4。80岁高龄的雷德利·斯科特导演凭借创作的新种异形在国内掀起了观影热潮,这个被假想为人类未知的全新生命体依靠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冷金属光泽的外骨骼、粗壮且行动快速的身体、及碾压人类的高智商圈了不少新粉。有粉丝写道:“不仅仅是科幻片,有怪兽、惊悚元素也让人惊喜。即使被阉割,也基本不影响观影,因为如果太血腥确实也不符合国人的观影习惯。总的来说,惊而不吓,令人惊喜!”

以弗洛伊德式的生殖恐惧为底 创造史上最强科幻怪兽

在恐怖与美的基础,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和编剧、美术指导、概念设计师一起携手发展了异形生命的三个形态:“抱脸寄生体”(贴在宇航员脸上的那个)、“破胸幼体”和成年异形。抱脸虫从异形卵中迎着镜头飞迸而出的镜头,也是《异形1》里除异形破胸而出之外最惊悚的一刻。如果说有确切的影射,这些异形具有强烈性暗示和支持女性主义的倾向。硕大的阳具是成年异形头的直接灵感来源,体型较后几代粗壮,行动比较缓慢,全身透着冷金属光泽,富有骨感,但智商很高,懂得偷袭,头颅巨大,用两腿行走,有6根手指,由H·R·G IN G E R设计,被公认为是系列中设计得最完善的一只异形。

感官发达,肌肉强韧的异形唯独缺乏有关灵魂的东西,那就是眼睛。“眼睛是灵魂的窗户”,少了眼睛,观众就无从得知异形所感所想,而只能通过他们的行为来判断他们的思维,这个模式更加剧了观众对于这种生物的可怕想象。更重要的是,它还隐含了宗教的意涵在其中,主要是因雷德利·斯科特苦苦寻求的“比来自地狱的恶灵还令人胆寒”的前制设计感,而最终,他在弗兰西斯·培根有关宗教末日题材的图画中找到了灵感,因为贪婪,很多人被罚下地狱之后,五官只剩一张大嘴,从而强调异形的掠食性和奇异性。同时,也为片中的破胸幼体在人体中啃噬出一条血肉通道提供了强有力的物理层面依据。到此为止,异形是人类暗黑想象力的造物,融很多独一无二的特性于一身,它是卵生寄生性生物,成长迅速,它体内有D N A空白链,会记录下宿主的优质D N A(也叫“D N A优化选择”,也就是说它的宿主有什么超强特性,它就拥有什么超强特性),当它生长成熟时会具有宿主的基因特征,外形也会随之发生改变,这就是D N A优化选择的结果,使得这种原始生命体不断地进化,完善自己的个体,能适应各种环境,甚至包括外太空严酷的真空环境。它还拥有超强的硅化物外骨骼和浓度超过硫酸的酸性血液,有好事者推测它是一种硅基动物,但它能和地球上碳基动物的D N A融合又有力地推翻了这一结论,它的呼吸同样需要氧气,只不过它的呼吸器官不是鼻子,而是背上两根软管,同时,它还像狗一样,利用口水达到和外界平衡体温的作用,而它的内巢牙和前肢尖爪则是它猎食猎物的工具,它强有力的后肢则足够支撑它快速移动和攀附于各种形态的环境之中,利用类似于蛇一样感受生物电场,从而确定猎物方位,有人甚至推测,它的嗅觉也异常发达,从而可以利用生物的信息素判定猎物的分类。

新种异形杀戒大开生灵涂炭 唤起宗教般的深邃感

在《普罗米修斯》中,我们知晓了比人类科技发达若干倍的太空骑师族用一种叫做“黑水”的生物材料将自己分解成了地球上所有生物来源的始祖,同时,也得悉了黑水不仅能将生物材料重组织化,还能让其依附在不同环境里,进化成人类之前不曾得知的物种。于是,在这颗被太空骑师一族作为试验室的行星上,异形的鼻祖也应运而生,它首先感染的是这个星球上的原始生物———一种类似蚯蚓样的攻击性生物,从而制造出了第一枚蝴蝶状异形抱脸虫,而后又通过寄宿太空骑师和人类的身体进而进化成了第一只异形皇后,在片尾,异形皇后的啸叫,宣告了至高无上的造物主们权柄旁落,将遭遇从未之有的挑战。因为拥有了三个种族最优质基因的异形才是进化链上的终极物种,它的出生也直接催生了被人类制作出的人造人对制造出更高级形态生命的憧憬,为此,大卫发出了时代最强音“一个新的纪元已经诞生”。而异形也一反该系列之前邪恶本性的描述,全面翻盘,宣告着低级物种被高级物种奴役的时代已经过去,而自由和生存,才是所有不同形态生命进化的源泉。

《异形:契约》中新的异形传染源出现,这回是类似孢子植物的EGG SACK,只要一打破,里面的孢子微粒MOTES通过空气传入人体的耳朵或鼻子后感染人类,之后开始变异,以人体为宿主产生异形。跟以前出现的大大的EGG相比,这种孢子式传染,防不胜防。法鲨饰演的大卫诱导“契约号”舰长进入洞穴,“抱脸虫”扑上舰长,以他为寄生宿主,异形将胚胎放进舰长食道,然后成长为幼小异形,接着撕开宿主的身体,破胸而出。雷德利·斯科特还展示了大量用异形和生物体做的生物实验,有种太空版弗兰肯斯坦的既视感,各种半成品的异形变体,看得人脊背发凉啊。

雷德利利用异形唤起的是类似希腊宗教般的深邃感,人类原本愿意侍奉的星空,实际上并不存在怜悯和温情。《普罗米修斯》里暴虐的“造物者”对人类只有培养皿意义上的关注;人精致地扮演造物者,然而《异形:契约》里造物者把人类也当成培养皿,大卫洞窟里一个个异形标本,对应着一次次从人体里培植异形的尝试。所以这个世界并不唯一,甚至并不高级,很可能是高级生命为异形准备了一个培养基。不难看出,雷老爷子以异形的创生为主轴,借仿生人之口,重提古往今来人类形而上却又无法避免的终极一问:谁是我的造物主?《异形:契约》从而令异形世界观架构更为立体。

在被超级英雄们的炫目绝技烧的滚烫的巨片时代,竟然还有人可以拍得出《异形:契约》这般冷酷面对未来的大制作,雷德利·斯科特实在令人敬佩。《电影世界》杂志前主编徐元评价到:“沉稳、老辣、精到,好像即使是好莱坞电影,也很久没有这样一部有智商、有表达、有表演、有场面了。80岁的斯科特,以非常从容不迫、雍容华贵的方式,拍出了一个其实节奏快得目不暇接的电影,这就是老而弥坚、行家出手。”从来没有哪部电影在惊吓刺激血腥暴力时候富有这么多的内涵,融汇了太空、科幻、惊悚、哲学、艺术、道德等多种元素,给人心理、感官、思想等多方位刺激,史诗级的大场面,摄人心魄。如此精良制作的太空惊悚片必然成为这个夏天不容错过的一场盛宴。

相关阅读
搜索您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