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岛就是一个美术馆 一生必去的日本艺术胜地!

当我离开熟悉又充满安全感的东京, 来到日本国境南部、 四处环海的濑户内区, 有点像是航海王要开始去冒险的感觉。的确, 漫步、 信步或是快步在东京游走总是很少失败的, 但是此次的岛旅从四国香川县的高松港出发, 可以去直岛、 男木岛、 女木岛、 丰岛、 犬岛或是附近最大的小豆岛等, 途中充满了变数。而因为往返各岛间受限于航班、 交通、 各景点开放的时间与是否顺道等, 甚至天气也是一个影响要素, 来到濑户内海, 就当作是一个准备面对种种可能、“且战且走”的岛上旅行吧!

从高松市的建筑旅行出发

从本州四国香川县的高松市开始,原来从建筑的角度来看,高松也是充满观光资源的城市,并能发现种种惊喜。

1958 年建成的‘香川县厅舍东馆’,是日本建筑大师丹下健三(1913~2005)在建筑生涯初期一非常具有代表性的集大成作品,值得探访。然而‘屋岛站’附近的‘四国村’里,复原了居民的传统住宅建筑、生活文化与民艺等,其中有水景庭园的‘四国村Gallery’,为安藤忠雄在2002 年所设计建造的建筑作品。此外,‘ISAMU NOGUCHI 庭园美术馆’是国际知名的雕刻家,被称为‘雕刻地球的男人’—野口勇,其晚年的工作室与居所,现作为对外开放为庭园美术馆,其雕刻庭园的设计也很值得探访。至于离高松港不远的‘香川县立MUSEUM’,结合历史博物馆与美术馆的展示机能,而市中心的‘高松市美术馆’更是观看日本战后当代艺术表现的一个文化场域。

在高松有限的时间内,我选择参观由MoMA建筑师谷口吉生设计的建筑。特别的是,谷口吉生在濑户大桥旁盖了两座美术馆,一是位于濑户大桥纪念公园旁的‘东山魁夷濑户内海美术馆’,另一是丸龟车站旁的‘丸龟市猪熊弦一郎现代美术馆’。

因为有看过猪熊弦一郎所著的《物物》一书,也实在想目睹艺术家猪熊弦一郎色彩形式皆丰富出彩的作品,遇上谷口吉生现代简约的设计,会交织出如何的风貌,便不作他想直接搭车前往。距离车站出口不到三分钟的脚程距离,这栋于1991年完成的建筑迄今仍是历久弥新的。

垂直与水平里充斥细节与质地的笔直空间,在各个空间于内于外之间都有不同的感受,光与影、虚与实,架构出除了白盒子以外难忘的回忆,尤其是入口处前猪熊弦一郎的壁画—《创造的广场》,与谷口共同塑造犹如剧场舞台般的广场,冷静与热情同时兼备,手感的壁画线条瞬间丰富了现代主义的黑白象限,回想起此行虽然只是短短一个午后,正是最充分感受线条多变的时光,也让我真切感受谷口吉生的建筑魅力。

一生必去,丰岛美术馆

我从高松港出发,原本选择搭乘往丰岛的船班,不察却错排了队伍,让早起准备的岛旅行程为之大乱,硬头皮启动应变机制重新安排,尽管比预计晚了数小时,终究还是抵达。

左望直岛、右望小豆岛的丰岛,是濑户内必访的岛屿,它有一座日本杂志《Casa Brutus》所谓的‘一生必去的美术馆’—丰岛美术馆矗立半山,这是一个以‘水’为主题的美术馆,更贴切地说,是一个充分感受自然的美术馆。美术馆坐拥的位置不只一边俯瞰湛蓝海洋,另一边还能望见附近小丘半山上的田园与自然美景,其建筑外观拥有像枚落到地面还能微晃动的水滴般的自由曲线,内部天花板开了两圆孔,地面则不断暗涌流动着圆滚水珠,抬头望见光线与风从开口的孔洞进入,岛上的自然气息似乎被凝缩在艺术家内藤礼的创作,与西泽立卫的建筑之中,是绝对‘丰岛限定’的独特感官享受。

丰岛美术馆建构出一个只有在丰岛才得以成立的理由。它位于岛上的唐柜清水,所居的檀山正是海拔340米、涵养着250 年以上树龄的水源地。但曾因被民间业者非法丢弃废弃物,变成了人们口中的‘产业废弃物之岛’,经过岛民一番努力奔走改善问题,方才华丽转身成为现今的“丰盈之岛”。

丰岛的改变不仅于此,当地居民复耕了美术馆周边曾被弃置许久的梯田,使得美丽的梯田景观自地表中浮现,让美术馆为梯田环绕,所产的稻米、蔬菜与来自于地下180米的涌泉,更提供美术馆CAFÉ的需求。不只是景观的共生,还有着产销相互依存的紧密关系。

丰岛美术馆的建筑与美术,找到了一个让人欣赏自然的角度,创造出可以感受并感谢生命喜悦的场所,看到、咀嚼到、感受到只有在丰岛才能有的山,海,阳光,和风,鸟叫虫鸣,和点醒了四季颜色的稻田,我想所谓‘自然就是最美的艺术’不正是如此。

丰岛横尾馆 感官震撼

丰岛上除了淡如素面却令人回味的丰岛美 感官震撼术馆外,临码头边还有个截然不同风貌重口味的‘丰岛横尾馆’。这个新旧交错、散发强烈艺术气息的建筑,是由1936 年出生的当代艺术家横尾忠则,与1975 年出生的建筑家永山佑子,一起改造了家浦地区的一间农舍民家,于2013 年7 月完成开展。

刻意烧黑的外墙木头搭配红色的反射玻璃,踏着白沙进入室内,尽充满着红色光晕。这个展览空间由‘母屋’、‘仓’与‘纳屋’所构成,里头有个庭园、穿越日式房舍的水池、木造架高的日式房舍,还增建了一个圆筒的高塔矗立,整个观览过程就像由色彩与影像拼贴而成的、前卫又冲突的视觉体验:红色如滤镜的落地玻璃窗与石头、黄蓝缤纷马赛克拼贴的水池、金色的鹤与石灯,还有水池里多彩的锦鲤从庭院游到架高的屋下,透过屋内的透明玻璃地面看见,庭园的流动延伸到室内,感受十分特异惊奇。筒状高塔旁,还有凹曲镜面构成的厕所墙面,如厕时备感新鲜,而贴满瀑布影像的瓷砖视觉,借着镜面的天花与地面让视线无限延伸,不只人声,更似是画面中的瀑布声响回荡缭绕其中。

丰岛横尾馆是个探讨生死的馆,也不断打破过去的观览经验,透过横尾忠则的11幅大型画作,呈现了流动与静止之间,传统构造与现代斑斓之间,内与外、静谧与喧闹、暗黑与艳红,在离开丰岛前的这段体验令人冲击也够满足。

直岛,艺术环岛处处

搭船来到直岛,感受到整个岛就是一座美术馆。

即便是当晚入住的Benesse House本身也像是一座艺廊,不只是因为建筑本身是由安藤忠雄所设计,可以在旅馆前海一般随风起伏的草地散步,漫步到草间弥生的黄色大南瓜旁,看海浪拍打岸边;也可以在旅馆内欣赏杉本博司的针孔成像、海景系列的写真作品与庭园设计;再过分一点还可以通过旅馆的接驳专车,晚上九点夜访直岛美术馆,享受一人饱览美术馆作品的美丽夜晚。甚至一早在其他游客抵达前选在美术馆内享用日式早餐,无论夜晚白天,岛上的艺术元气直逼满点。在旅馆的餐厅内也能大啖海鲜野菜的当地美味,无限满足,再回到净白典雅的房间休息,接着次日则再度享受旅馆已预订好的地中美术馆、李禹焕美术馆,或是HOME PROJECT当中的南寺、护王神社、角屋,抑或ANDO MUSEUM,全都是以艺术与建筑的行程来打卡全岛。我更是认同杂志上所谓的‘死前一定要看的建筑’这样激烈却中肯的论述。

其中,‘地中美术馆’是绝对必访的。因为2004年,建筑大师安藤忠雄以地中美术馆再度改写了美术馆的定义,为不影响自然,把空间埋在地中,成就地中美术馆,而表现‘自然’的艺术,也是安藤建筑想说的话。

搜索您喜欢的内容